2013年,陕西省华阴市纪委、监察局查处了该市卫生局某乡镇卫生院原院长员某甲以权谋私、挥霍浪费公共财产等违纪问题,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、降低岗位等级处分。

  蜕变的人生路

  员某甲曾为当地的卫生事业做出过贡献。

  1995年,员某甲被华阴市卫生局任命为某乡镇卫生院院长。当时,该卫生院人员工资财政只负担一半,另一半则需要通过卫生院的经营收入承担。由于农村人就医大多在村卫生室,所以该卫生院经营收入有限,职工工资有时难以保障,很多医生因此外流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身为院长的员某甲毅然选择了坚守。他把家从县城安置到乡镇,带着没有正式工作的妻子,以院为家,艰难维持着卫生院的工作运转,为该乡镇卫生事业做出了一定贡献。

  进入新世纪,随着乡镇卫生院实行了全额预算管理,国家对农村卫生事业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,乡镇卫生院的基础设施和经济状况大为改善。然而,随着卫生院的发展,员某甲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党性意识开始淡化,遵纪守法观念慢慢淡薄。

  大错从小贪开始,员某甲的堕落是从一辆私车开始的。

  2010年7月,员某甲购买了一辆伊兰特小轿车,并自作主张以单位的名义租赁该轿车。2011年3月,他利用职务之便,将本应由自己支付的私家车购买登记时的相关费用拿到财务室报销。看到同事对此事并无异议,员某甲将自己当做卫生院“家长”的思想进一步滋长。渐渐地,员某甲自视“劳苦功高”,变得独断专行,卫生院大小事务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,同时,他也将“私费公报”看成理所应当,车辆的保养、加油、保险等费用都拿到卫生院报销。

  2012年底,有群众通过网络匿名举报,反映员某甲克扣职工工资、滥发奖金等腐败问题。华阴市纪委、监察局立即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。

  糊涂的财务账

  通过外围了解,调查组很快摸清该乡镇卫生院在员某甲“家长式管理”下,长期缺乏有效监督,财务规章制度并不健全。

  通过走访与卫生院平时有联系的村医,调查组基本掌握了员某甲存在违规收取运费、违规报销合作医疗款数万元的情况。同时,员某甲还存在挪用卫生院相关专项资金的嫌疑。调查组立即调取该卫生院的账务,发现该卫生院的财务人员是由员某甲亲属兼任,账目凌乱不堪。

  之后,调查组将调取的账务账目送交市审计局。经查,在员某甲购车的几年间,他将本该由自己承担的私家车购买登记相关税费、保养维修费、保险费、加油和过路费等共计11.19万元拿到卫生院报销,其中部分钱款用

[1] [2] [3]  下一页